EXTREME PHOTOGRAPHY PERSONALITY

我们用独特的光影美学,向你展示独一无二的视觉盛宴,我们用一场时尚盛宴,将你的感官体检带入另一个维度 我们是大胆而无法取代的不凡传奇,我们用高端定制式摄影理念,引领全新风潮 颠覆你对婚纱摄影的想像,满足你对品质的所有需求.

【特写】每天有一万件婚纱从安徽丁集镇发出,去为中国新娘造梦

安徽六安丁集镇和浪漫主义没有一点关系,但在这个小镇的破旧厂房里,女工们正在为无数中国女性制造梦寐以求的嫁衣。

马越

【特写】每天有一万件婚纱从安徽丁集镇发出,去为中国新娘造梦

丁集镇的婚纱厂房。(图片来源:马越)

记者 | 马越

编辑 | 牙韩翔

北京东三环建外SOHO装修精致的婚纱馆里,你不难看到准新娘们在巨大的镜子前试装——她们或许忍不住幻想着出数月后婚礼上的场景——觥筹交错、宾主尽欢的宴会,那将是自己人生中最为憧憬的时刻。

对这些被无数影视剧浪漫桥段和明星婚礼熏陶出来的年轻一代而言,“新娘梦”的具象表达,是那件一生只穿一次的梦幻婚纱。不过当她们挑选婚纱的时候,很难想到,身上的嫁衣来自一个自己或许没有听过的地方。

安徽六安丁集镇,一个距离北京900多公里、远离沿海的内陆小镇,聚集了600多家婚纱和辅料加工企业。它和巴黎的浪漫主义没有任何关系,那些你叫得出名字的大牌婚纱设计师,也从未到过这里,但它是却是中国最大的婚纱输出地之一。

“丁集镇每天发往全国各地的婚纱快递,不低于一万件。”丁集开办忠源婚纱礼服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有忠说。

【特写】每天有一万件婚纱从安徽丁集镇发出,去为中国新娘造梦

丁集镇路边的广告牌。(图片来源:马越)

这里的婚纱批发价在1500元至2000元左右,当他们被快递送到北京SOHO的婚纱馆里时,价格会翻倍——出租一天3000元至5000元,直接购买的价格可能上万。

然而,丁集镇的面貌和普通的中国南方乡镇无异——出了贯穿小镇南北的主干道就是农村,有大片的农田。而数百家婚纱企业,除了在镇南的几栋厂房驻扎,就密密麻麻隐藏在民房小楼之中,以家庭作坊的形式存在——时不时可以听到缝纫机的声音。

今年47岁的邹萍是本地人,在成为一名婚纱女工之前,她曾经在鞋厂里做运动鞋。和其他婚纱厂的女工们一样,她们每天地进行着相似的工作:打版、裁剪、车缝、车花、钉珠、抓褶、刺绣、熨烫……

“总体来说,做婚纱会比较有意思一点。”她坐在一台缝纫机前,低着头,双手熟稔地操作机器,给一条婚纱的下裙缝上绣花。以前做运动鞋流水线工人的时候,一天到晚地拼缝,工序费神而枯燥,而现在,她觉得做婚纱起码和“美”相关。

邹萍还记得第一次缝好一件婚纱后,自己举起了那条有点皱的抹胸裙看了又看——不过她无法想象女孩子穿上它时会是什么样,自己20多年前在村里结婚的时候,并没有穿上这种西式婚纱的机会。

【特写】每天有一万件婚纱从安徽丁集镇发出,去为中国新娘造梦

丁集镇的婚纱厂房内,女工正在制作婚纱。(图片来源:马越)

即使没有关注各种时尚大牌发布会,婚纱女工们也能悄悄感知某种市场流行。

在前几年,“珠光宝气”的婚纱曾经是大多数中国新娘的首选,因为大多数婚礼的举办地在酒店,强烈的灯光照射下,缀满水晶和亮片的婚纱会成为惹人瞩目的焦点。但现在,户外草坪、教堂同样成为婚礼热门地,于是散发自然光晕的蕾丝、缎面婚纱,比亮片款更受欢迎。

“我就更喜欢简洁大方一点的款式。”今年24岁的陈天东,在5个月前经过朋友介绍来到丁集的婚纱厂做工。他曾经对缝纫类的活计和时尚概念一窍不通,都说都说直男看不出女生衣服的款式有什么差别,但入了这一行,抹胸、一字领、泡泡袖、拖尾、蕾丝、欧根纱、绣花这些他不曾留意的概念,也开始在他脑子里生根。

给未来女朋友穿上自己亲手缝制的婚纱,这个有点浪漫的想法陈天东不是没有过。

“可是,我怎么听说本地风俗男人是不能给自己老婆做婚纱的?”他有点疑惑,“还是不要太封建呀,我个人觉得。”在他的设想里,从选料、选款式甚至制作他至少都能给点意见,“不过还是要先找到女朋友再说吧。”

【特写】每天有一万件婚纱从安徽丁集镇发出,去为中国新娘造梦

陈天东和他所制作的婚纱。(图片来源:马越)

其实相对于婚纱厂工人的月工资,丁集生产的婚纱,价格并不昂贵。

以往占到全国市场份额70%的苏州虎丘婚纱,主打的是中低端市场,出厂价格在几百元到一两千之间。丁集婚纱也是如此。影楼的采购占一大部分,剩下的是各大城市的礼服馆、经销商,以及零售。

丁集和苏州大部分的婚纱礼服,之所以价格便宜,走量,很大程度在于缺少足够有竞争力的原创品牌和设计。在这个行业一个心照不宣的秘密是,对其他品牌的款式可以仿造个八九不离十。常见的做法是看别人家做什么款式,哪款卖得好,或者说在别人的基础上做点改进——抹胸改成一字肩,裙摆改短一点,绣花调整个位置。

明星同款的生意最好做。因为明星婚礼上的龙凤褂,“秀禾服”这类新兴的中式礼服开始流行起来,而最近这里的婚纱礼服淘宝店里最显眼的明星款式,是刘诗诗和Angelababy。

不过,一年多前的丁集镇,还听不到那么密集的缝纫机声响。

变化始于一年前500公里外苏州虎丘的一场“婚纱造梦”的拆迁。

事实上,在过去的二三十年中,中国最集中的婚纱制造和流通中心,正是苏州虎丘。当地知名的“婚纱一条街”是虎丘路的一段,近3000家大大小小的婚纱、礼服和配饰店铺,填满了主路和周边的小巷,琳琅满目陈列的婚纱,售价从几百、几千到上万不等。根据苏州市商务局公布的官方数据,这里的婚纱年产值近人民币20亿元,占据全国70%的市场份额,而全球70%的婚纱产自中国。

用当时媒体报道里的话来形容,这里是“一个隐藏在青瓦白墙的苏式宅巷里的女性梦想制造王国”。

在苏州虎丘从事婚纱生意、制造女性梦想的主力军,恰恰是丁集人——苏州的婚纱生意人,有七成来自安徽,而其中又七成来自丁集。

“我们这个婚纱产业做到现在,实际上最早是从打工开始。”年过六旬的许昌应,算是当地到苏州从事婚纱生意的元老之一。1992年,妻子、母亲和妹妹先一步到苏州虎丘的婚纱店做工,老板是浙江人,而家里的稻田一个人没法种,他便随后来到苏州。

1990年代,苏州虎丘的婚纱生意刚刚兴起,一条街上只有两三家店铺。以农业为主的丁集,大部分劳动力选择外出到江浙沪打工。

“亲戚帮亲戚,乡亲之间会说‘你出去打工能不能把他带着’,”许昌应回忆,慢慢大家发现,在虎丘从事婚纱生意的人几乎都是老乡。当地流传一句顺口溜:“丁集5万人,1万在虎丘。”

婚纱生意的门槛并不高。待到工人积累出缝纫技术、销售经验和一点生意本钱,往往会自己买下几台缝纫机,租下门面,再找来几个亲戚一起开店——这是当地小型婚纱作坊最常见的模式。

“那个时候婚纱并不太讲究一定的款式,只要差不多就可以了。”许昌应告诉界面新闻,“一楼是店面,二楼是工厂。店里一共就三四个人,我老婆自己裁,不分白天黑夜,雇人雇不起的话,我们就自己辛苦一点。”

“一年投资3万,赚个2万回来,再到第二年投资5万,再赚6万——农村人做生意,资本都是像滚雪球一样慢慢做大做强。”

FASHION【特写】每天有一万件婚纱从安徽

FASHION百看不腻的婚纱流行趋势 看一次

FASHION成都拍婚纱前十名

Why you'll love CHUNSE

了解你会爱上织梦58的理由